当前位置:首页 > 投资理财 >
2017 年的欧洲面临 7 个问题经济和意识形态问题都不轻松
2019-11-20 11:03:42   作者:资讯信息港  
2017 年的欧洲面临 7 个问题经济和意识形态问题都不轻松 2017 年的欧洲面临 7 个问题经济和意识形态问题都不轻松 发布时间:2019-02-24 21:32:15 已有: 人阅读 2017 年,欧洲还面临着多重忧患,恐怖主义、边境问题、移民问题、经济问题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Trump)上任之初向环太平洋国家发出的信息都困扰着整个欧洲。 安娜莱娜卢森堡大学学院研究员霍根奥尔(Anna-Lena Hgenauer)说:“欧洲已经不是第一次面临危机了, 但可以肯定,欧洲目前面对的是多重危机。” 2017 年仍有一些潜在的扰乱性因素和事件会改变(至少是加深)欧盟内部的态势。欧盟共有 28 个成员国,成员人口总数超过 5 亿,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一自由贸易区。 英国退出欧盟谈判(简称“Brexit”)在去年六月举行公投,公投的结果将于 3 月正式生效。这一日期是由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自定的。最高法庭的裁决结果让谈判的前期准备更加复杂,首相需获得国会的同意方可开启谈判,这就给英国脱欧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如果定居于英国的其他欧盟国家的公民和定居在其他欧盟国家的英国公民无法像现在这样自由穿越国境,那么他们未来将如何工作和生活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这场谈判预计将持续两年时间,在伦敦和英国其他地区有业务的大银行和其他跨国公司并不期待谈判的结果,但谈判将决定脱欧后英国法律地位的变动大小。他们为此制定了应急预案,将数万份工作岗位迁到了其他地区。其他欧盟成员非常期待获得这些工作岗位,这些国家的国家领导也纷纷建议向英国施加经济处罚,以此避免更多的国家效仿英国的做法。 英国脱欧的这一决定很有可能威胁到整个英国的版图,并影响到英国政局的稳定。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希望留在欧盟,因此在目前状况下就很有可能会选择脱离英国。此次苏格兰独立公投很有可能通过,2014 年苏格兰独立公投曾以失败告终。如果北爱尔兰与爱尔兰边境线受到管制,就很有可能再次引发北爱尔兰的。爱尔兰也是欧盟成员之一。 欧盟方出席英国脱欧谈判的官员盖伊沃尔胡夫斯塔特(Guy Verhofstadt) 1 月 18 日在《卫报》上发表文章称:“英国脱欧将是一个令人伤心、难以置信并无比疲惫的过程。” 土耳其在过去的十几年中一直在为加入欧盟进行谈判,但由于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的统治,尤其是在七月失败之后,其加入欧盟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随着对欧盟的怨愤与日俱增,埃尔多安宣称今年可能在土耳其举行全民公投,决定是否撤回土耳其加入欧盟的申请。埃尔多安还表示,土耳其或将恢复死刑刑罚。其他欧盟成员国家将会因此取消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资格。 然而欧盟官员并不希望谈判中止,他们担心埃尔多安将撕毁协议、不再限制难民由土耳其进入欧洲,大批涌入的难民已经给欧洲带来了巨大压力,也激起了民族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的巨大愤怒。 就在几年前,透过希腊便可看出欧洲经济的步履维艰,但当希腊渐渐从新闻头条中隐去,英国脱欧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许多欧洲城市对恐怖袭击忧心忡忡,连同荷兰、法国和德国的大选又成了人们关注的新的焦点。希腊经济依旧复苏无力,需要更大力度的负债减免。 尽管在五年中实施了三次紧急财政救援,希腊不断上升的贫困率和失业率依然占据欧洲首位。希腊左翼联盟党首相埃里克西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于 2015 年上任,齐普拉斯公然藐视希腊的债权国,并威胁要脱离欧元区。齐普拉斯的支持率也不断下降,希腊政局很可能再度出现混乱并引发新一选。 德国与世界货币基金会都参加了关于重新分配希腊债务的谈判,这一谈判目前也面临着困境。谢菲尔德大学的经济学学者迪米特里欧斯阿格洛利斯(Dimitrios Argroulis)说:“如果国际货币基金会也拿不出解决方案,那么这就真的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长期以来一直受到困扰的意大利经济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意大利作为欧洲第四大经济体,很有可能重蹈希腊的覆辙遭遇债务危机。意大利大银行是最主要的薄弱环节,这些大银行普遍存在数千亿美元的坏债,它们不愿意向外贷出更多的资金,但意大利经济的振兴需要大量的资金。 意大利的债务水平让欧洲经济支柱德国也头疼不已,德国高层领导已经不愿再对意大利实施紧急财政救援了。地缘未来预测公司 1 月 20 日在其网站上表示:“目前意大利的发展势头并不看好,而且很有可能重蹈希腊覆辙,但后果会严重得多。” 西班牙半自治的吉泰罗尼亚地区的地区国会于 2015 年 11 月投票决定是否独立,预计 2017 年将完成独立进程。西班牙政府表示将制止加泰罗尼亚的独立。但主张脱离西班牙的一派则受到了英国脱欧的鼓舞,他们表示,欧洲民族主义运动的大势站在他们一边,他们是否能成功脱离西班牙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作为对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半岛以及对乌克兰东部采取军事行动的回应,欧盟在 2014 年对俄经济制裁上与美国保持高度一致,但特朗普的上任增加了在对待俄罗斯的态度上的不确定性。有迹象表明特朗普希望减轻或取消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 。特朗普亲俄的态度在美国已经成为了一个问题,他对北约也持批评态度,称这种联盟已经行将就木,而这正是俄罗斯官员希望看到的态度。 特朗普的辅佐大臣们一面安抚欧盟,表示美国仍然是欧盟可靠的盟友,与此同时质疑声也不绝于耳。德国外交部长弗兰克沃尔特斯坦梅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在特朗普发表这一讲话时表示,特朗普的发言让人“瞠目结舌”。 法国极右与明年春季总统大选候选人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在马琳发言后庆祝。马琳勒庞 1 月 21 日在德国科布伦茨与欧洲民族主义者的会面中做了发言,她表示希望在德国实现特朗普式的胜利。图片版权:Michael Probst/美联社 受到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的鼓励,民族主义政党支持对欧盟以及穆斯林移民采取强硬政策。这种立场在三个欧洲国家即将到来的总统竞选中也获得了众多支持,这三个国家就包括欧洲最大的两个国家。 在荷兰,全国投票将在 3 月 15 日举行,民粹主义者立法委员格尔特怀尔德(Geert Wilder)主张限制移民进入,并跟随英国脱离欧盟,目前得到了较多的支持。总理马克鲁特(Mark Rutte)等荷兰政客表示不会与怀尔德的自由党合作,这也就意味着怀尔德将不会出任下一任荷兰总理。 鲁特对移民者冒犯“沉默的大多数”的行为发出了警告,总理立场的“向右急转”,怀尔德的影响力由此可见一斑。 法国总统大选于 4 月 23 日举行,5 月 7 日将从两名候选人中选出新一任总统。极右势力的崛起备受瞩目。马琳勒庞是国线党领袖,她表示希望在德国复制特朗普式的胜利。她支持对欧盟成员身份以及新边境管制问题进行全民公投。 德国在 9 月 24 日举行了联邦选举,这次选举将决定默克尔的去留,然而默克尔在欧洲统一、边境开放、接收难民等问题上的立场大大降低了她的支持率。特朗普在总统大选中以侮辱性的言辞对默克尔进行了嘲讽。特朗普称其党对手希拉里克林顿就是“美国的默克尔”,称德国的难民政策近乎“疯狂”。 同时,德国政坛最值得关注的现象是极右政党地位的迅速上升,不禁勾起人们对于纳粹统治的回忆。极右分子对默克尔、欧元和伊斯兰移民进行了大肆攻击。 华盛顿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创始人伊恩布莱默(Ian Bremmer)在一份年度风险评估中指出:“欧盟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一个强硬的默克尔,但她无法拯救 2017 年的欧洲。”武汉看癫痫病去哪里的医院好呢武汉药物如何治疗癫痫病表现为精神症状的癫痫病发作
友情链接